博物馆里的俄罗斯SS-12中程导弹 亮点自寻
来源:博物馆里的俄罗斯SS-12中程导弹 亮点自寻发稿时间:2020-04-06 20:46:16


“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病人气道)时,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遮挡)。当插管进入气管时,人们会咳嗽,咳得深而强烈。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就必须再做一次,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

“加强医疗合作,共同维护两国人民生命健康和国际公共卫生安全是中西双方的重要共识,不会因为个别的小插曲而发生逆转。”这名中国外交官这样对记者表示,最近的确有一些海外媒体和政客不遗余力地炮制各种名目的议题,企图污名化中国,但这种伎俩无助于全球抗疫大局,也不可能收获人心。“事实上,我们(使馆)每天都收到来自西班牙四面八方的民众来信,感谢危难之际中国伸出援助之手,也期待西中携手早日战胜病毒。”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东京体育》刊文指出,由于日本中部爱知县不属于紧急事态宣言的对象,因而在不少人看来变成了逃出东京后的好去处。对此,有名古屋(爱知县首府)市民在推特上写道:“拜托了,请回去,名古屋市民不欢迎你们。”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

日本政府专家会议成员、东北大学病毒学押谷仁教授此前于4日曾在推特上敲响警钟,他指出,已经有人从感染者日益增多的东京和大阪出发前往其他地区。“对于其他地区而言,仅仅出现少数新冠肺炎患者就足以使得医疗体系无法继续维持下去。” 押谷仁说道,“有必要尽量避免这种传播病毒的行为。”

姚飞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分析指出,西班牙这一局面背后有多重原因,一是疫情扩散速度超出预期,大量病例集中出现,对西班牙医疗体系骤然形成巨大压力,收治能力的提高短时间内无法跟上病患增速;二是西班牙人口老龄化现象突出,65岁以上老年人占全国人口比例高达近20%,特别是西疫情初期出现养老院集体感染的情况,推高了当地患者病亡率;三是部分医院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未能第一时间到位并确保数量充足,导致医护人员感染风险上升。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朝日新闻》刊文指出,东京都之外的不少地区不仅医疗体系脆弱,而且医院人手不足、床位短缺。

截至6日,日本国内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患者3906例,其中92人病亡。【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临时代办姚飞日前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正在就向西班牙派遣专家团队一事和西班牙进行探讨,考虑适时派出医疗专家组。他同时表示,中西医疗和公共卫生合作不会因为不久前发生的“疑似次品试剂盒风波”这样的“个别小插曲”而发生逆转,事实上,使馆每天都会收到来自西班牙四面八方的民众来信,表达对中国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