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博注册

                                                                亿博注册

                                                                来源:亿博注册
                                                                发稿时间:2020-08-15 09:25:00

                                                                五、中国当前阶段的局面和形势

                                                                一名自称来自美国纽约的人权组织牧师威廉·德夫林(William Devlin),曾与“港独分子”陈浩天齐齐现身去年理大“修例风波”现场,开直播偏颇报道现场状况,他更声称与另一名牧师帕特里克.马奥尼(Patrick Mahoney)在现场“为香港年轻人祈祷”云云。一名Sky News(英国天空新闻台)的外籍记者,在进入理大汽油弹“武器工厂”、“修例风波”指挥中心拍摄时,受到黑衣蒙面暴徒的“热情款待”。此外,一名报称从美国来港当“义务救护员”的外籍人士,当时在理大食堂为暴徒做饭。温铁军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军支持的美金,美金需要的美制,美制需要配套的美言,这“四美”,其实等于美国对所有拒不认同、拒不屈从的国家有降维打击的能力。原来在中国人民币没有形成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体系之前,我们是咬住美元的,整个1990年代一直到新世纪前十年,我们是紧盯美元汇率。美国的金融当局成为世界的中央银行,凡属于紧盯美元汇率的,都得跟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来做调整。我们也都知道,美军制定的作战方案,几乎是世界上都必须要跟从学习的。因为它代表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美军支持美金,美金要求美制,世界各国都得按照美国的制度体系来改变自己,当然世界都接受美国的话语体系,这个过程实际上对个所有想要不跟从,想要维持自己一点独立利益的国家来说,都会意味着重大的危机。

                                                                就这样,有了六十年代的艰苦奋斗,自力更生。我们的知识分子们,我们的学者们,甚至都没有个人生活也没有家庭,把自己的全部生命奉献给了这个国家的独立主权。那是一个全民奉献的时代。既然脱离开美国和苏联这两个有雄厚资本力量的阵营,只能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今天很多人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当年我们犯了左倾错误,其实大家是不太了解那段冷战历史。那段历史告诉我们,只要你想摆脱双方的控制,中国要想不站在任何一方,那是一定要支付相当大的代价,对老百姓来说就是普遍贫困。这一点,我就点到为止,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我们的《八次危机》,那里面有详细的描述。

                                                                四、老冷战时期中国的应对经验

                                                                海外网8月14日电 近来有港媒爆料,称有居港外国人冒充香港人“江松涧”,进行长达五年的反华宣传,这一消息随即在社交媒体上引发轩然大波。然而更诡异的是,港媒14日又继续爆料说,香港2019年6月以来的多次“修例风波”现场都“鬼影重重”,不但有“洋指挥”混入现场传授冲击方法,有时甚至还带领暴徒冲击防线,部分更以外国记者身份现身,更将警方动向等信息第一时间上传社交平台。不少网民质疑,这些洋指挥很可能是外国间谍。

                                                                我们把这个阶段叫做后冷战,中国还不是主要矛盾,主要矛盾是两个金融资本集团。那么,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呢?其实这也是一个演进过程。2001年,美国爆发了严重的911事件,也就是政治危机在美国的核心区纽约爆发,同时华盛顿五角大楼也被炸,这种政治危机的爆发在美国历史上极其罕见,除了当年跟英军打仗的时候,曾经德军英军在早期进入过美国的本土,直到后来二战,美国本土都没有受到过很大的袭击,911事件是美国历史上非常罕见的一次直接攻击美国本土的事件。这个政治危机是明显的,同期又爆发了美国IT泡沫崩溃而形成的经济危机。

                                                                接着,由于中国生产规模越来越大,变成了世界第一大能源进口国,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第一大农产品进口国,等等。那我们有没有可能因大量进口而具有这些产品的定价权呢?中国提出用人民币来建立石油期货结算,建立铁矿石期货结算,这是中国试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为了让世界各国放心,中国甚至提出人民币结算可以黄金作为基础保证。这样一来,对那个过度虚拟化的美元体系来说,就无异于切了人家的奶酪。原本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当中国大量向美国出口廉价商品,并且把获得的贸易盈余回投到美国资本市场的时候,美国提出的叫中美国,甚至提出这个世界应该是中美共治,叫做G2。这是美国当年的国务卿说的,中美之间的战略关系是最好的关系。可到第二个十年就改变了,就是因为美国发生了华尔街金融海啸,美元信用下降,中国资本扩张和人民币金融的国际化动了它的奶酪。

                                                                因此,美国把其战略重心陡然转向中东、西亚和北非。在这种情况下,在后冷战的重大历史转型的时期,美国提出了一个新的说法,大家可能很少注意到,叫做“新十字军战争”。这就开始带有某种冷战意识形态的色彩,因为明显是把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观点,用到了现代外交关系或者现代国际关系上,变成了美国代表着西方文明的这样一种意识形态。中世纪发生的十字军战争,现在新世纪之初被再度提出来。

                                                                老冷战时代,两大对立阵营各自是不同体系,很多人说新冷战不可能走回去,当然不可能,因为我们早就不是苏联东欧体系了。我们从很早就开始改了,到1980年代的时候已经主动对西方开放了,所以我们现在是纳入了西方全球化体系,应该说这是一个世界一个体系,但是仍然存在着对抗性矛盾冲突。我前面讲过,老冷战时期中国不是主要矛盾,后冷战时期是“中国崩溃论”为主,进不了主要矛盾。那到新冷战呢,中国是被动的成为了主要矛盾的非主要方面。